一个叫木头,一个叫马尾

井背上的井

有些人在童年就过完了自己的一生,成年生活不过是童年的再三重复。

我躺在床上,脑子里接着闪现这么一句话。

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我是那种总爱回忆童年的人。我觉得现在的一切,不过是毁掉童年环境后留下的废墟。

童年时,把面粉掺水搅糊,再摊在油锅上弄熟,这类食物是我最爱吃的,家乡的叫法是「油馍」,和现在市面上的葱油饼类似。

有自己的房子后,我仍然想不出买这个房子有什么意义。每日的感受和生活轨迹,和没房之前并无不同。

直到最近,在家里每日的早上,烫2张油酥饼并煎2个鸡蛋开始成为我早餐的内容后,我开始有了不同的感觉。

今天我吃完早餐,满足地躺在床上,童年吃油馍的回忆就涌了上来。

我和自己说,以后要经常吃这样的早餐。我知道,我这样说,是想让自己经常过童年。

它其实和房子无关,房子只是让我更愿意自己做饭罢了。让我快乐的,是重复过去。


##井背上的井

我随身背着一口井

冷落、嘈杂、不体面
统统要掰碎了扔里边

我累了,就靠着它
它累了,就靠着我
如果它有脚它会说
它会说是它背我

时间久了
它渐渐长进我肉中
分不清我变成了井还是井变成了我

从此一生只有井口那么大
眼睛、呼吸、想像力
抛进井背上的井里

· 2020-10-17 ·